经典语录,心灵鸡汤,好句摘抄,美文欣赏,散文摘抄

悲情蝴蝶,念你如昔,蛐蛐吟秋

26 03月
作者:小鱼儿文章网|分类:美文欣赏

悲情蝴蝶

这年七月,我去秦岭山中寻访友人的途中,亲眼目睹了成千上万只蝴蝶,投向溪水集体自尽的那悲壮惨烈的一幕,惊心动魄的一幕:成千上万只蝴蝶如飞蛾扑火般投入秦岭山间一条清澈的溪流,溪流如宣纸般被蝴蝶点染得五彩缤纷,凄美动人。
面对如此惨烈的场面,我惊呆了。茫然不知所措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这种大场面的蝴蝶集体自杀,无疑是大自然的一场罕见的大悲剧,它如一幅凄美而弥漫着悲剧色调的油画,给人强烈的震憾力和巨大的冲击波,让人看之不忍又无可奈何,走之不能又束手无策。
秦岭的夏日,密密的山林遮天蔽日,芊芊芳草连着野径,无数山花点缀在山崖密林间,溪水潺潺,山风习习,日照充足,是蝴蝶生息繁衍的理想王国,苍茫的大山,母亲般的养育了100多种蝴蝶。其中的王后当然首推秦岭凤蝶。它墨中滴蓝,翼展在10厘米以上,宛若蝶中凤凰,倾国倾城,风华绝代。这些蝴蝶们曾经美丽过大自然,也倾倒过整座秦岭,更取悦过万物之灵的人类。它们是无数化蝶的绝代佳人,是羽化的翩翩飞天,是绚丽无比的花雨。它们活着,是大自然的一景,亦是人类的幸事,它们常常降落在花朵上,又常常在警觉中过日子,谁曾料到,这些迷人的尤物竟然要在生命最美丽的时刻扑向幻灭?
走近看时,蝴蝶铺满了半条小溪,蓝天之下,溪水之下,仍有大片大片的蝴蝶飘然而下,它们或撞在石头上气绝而亡,或坠入水中挣扎扑腾。成群成片的蝴蝶如飞蛾扑火,若落叶翻飞,似凤凰自焚,朝着溪水撞去,显出大勇者的大从容,如瀑布般飞流直下,其勇也令人惊奇,其死也令人悲叹!
尽管满天的蝴蝶,万众一心,慷慨赴死,前仆后继,但我却不忍心再看下去了,就拼命地朝着成群的蝴蝶大喊大叫,乱吼乱嚷,甚至挥舞着树枝跳跃着四处驱赶,无论我何等焦急,何等卖命,也无能为力,驱也驱不散,赶也赶不开。我想,这些蝴蝶是抱定了一死的决心的,任何外力阻挡于它们也无济于事了。
我看见,一只墨蓝色的大蝴蝶从空中坠落在溪水边的大石上,膀直扑腾,翻滚到石头下,又扑腾着翅膀坠入了溪水之中,像一滴水进入了蝴蝶汇成的彩色的溪水中,随水漂流而去。
百米长的溪流,半是蝴蝶半是溪水。蝴蝶不会哭泣而托溪水声代之,蝴蝶不会悲歌而托松涛声替之。这时,日已黄昏,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,溪水如花,水声如泣。
看到这个悲壮惨烈的场面很容易使人想起凤凰涅,黛玉葬花,想起二十四史中的烈女,想起八女投江或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殉情故事。
再听。再看。水声带血。鸟声带血。风声带血。花草带血。山峦带血。荒林带血。一切的一切,都被血色黄昏所笼罩。
这些天使般的精灵,大自然会飞的花朵,秦岭山中的花魂,为什么要将自己美丽的生命毁灭了给人看?是这些美丽的生命不拒绝悲剧才显出了悲壮么,是悲剧毁灭了这些美丽的生命才显出了惨烈么?
秦岭无言,夕阳无言。溪流无言。
山下愈来愈多的烟囱亦无言。
有位诗人说过:“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个花魂,回来寻找它自己。”那么,空留下的满山野花是蝴蝶幻化成魂灵么?
倘若有那么一天,连大自然的花魂都没了,那么,蝴蝶又将在何处找,花儿又将在何处寻?
作者:赵太国

念你如昔,蛐蛐吟秋

念你如昔,,蛐蛐吟秋当秋天的脚步越来越重,无论草丛还是院落,都会传来蛐蛐那简单而又肆意、温暖而又质朴的吟唱。“唧—唧—唧—”“吱—吱—吱”……此起彼伏,你高我低,我吟你唱,琴瑟和鸣,鼓角相闻。从傍晚到黎明,这些小东西在属于它们的季节里绽放着生命的极致,把每一个日子都演绎得有声有色。
  蛐蛐,是秋天的歌者,在大地的怀抱里纵情鸣叫。或跳跃于田间地头,或穿行在玉米地大豆垄茅草丛,披星戴月,夜以继日,小小的躯体盛满音乐的分子,给乡村的夜晚以缠绵,给农家的岁月以温暖。身在城市的我,也时常会听到蛐蛐的吟唱。但是城里的蛐蛐,没有了乡村蛐蛐的自由、豁达和豪放,缺少了作物的涵养培育,丧失了夜露的相濡以沫,干涸了乡土底气的蒸发熏染,有点声嘶力竭,有点力不从心。居住在乡下的蛐蛐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叫之所叫,喊之所喊,无忧无虑,无怨无憾。
  小时候,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秋夜里捉蛐蛐。它那黑色的身子与黑黝黝的土混在一起,需要极具耐心地俯下身子仔细寻找。不光靠眼睛看,还要用耳朵听,只是这东西非常警觉,感觉到有人靠近,它便不出声了。我只能屏住呼吸,慢慢地走,如果发现猎物在一株野草上,须克制住内心的狂跳,将两只手弯成碗型,瞬间扑上去。运气好的话,手掌心便能感觉到小东西的挣扎了。
  把蛐蛐儿逮回家,得给它个合适的生活场所。养蛐蛐儿的器具,是蛐蛐儿罐。蛐蛐儿罐有瓷的,也有陶的,最好的是澄泥的。要求口儿大、膛儿深、壁厚,上面有盖。老的澄泥罐最好,这种罐儿保温保湿性能好,适合蛐蛐儿在里面生存。蛐蛐装在罐子里,不止仅为欣赏其鸣叫,更得意的是期待那一场又一场的决斗。好蛐蛐,头大尾阔腰身宽,冲锋陷阵不惧死,叫起来长久不歇。斗蛐蛐,通常是在陶质的或瓷质的蛐蛐儿罐中进行。两雄相遇,一场激战就开始了。先是竖翅鸣叫一番,以壮声威,然后即头对头,各自张开钳子似的大口对咬,头顶,脚踢,不停地旋转身体,寻找有利位置,勇敢扑杀。几个回合之后,弱者垂头丧气,败下阵去,胜者则高竖双翅,傲然地大声长鸣,显得十分得意。玩家围拢观战,场面也煞是激烈。
  “促织甚微细,哀音何动人”。如今,窗外又响起蛐蛐声,令人思绪万千,久久无眠。在窗外此起彼伏的吟唱中,我不住地轻问自己:那可是我居住在乡下的蛐蛐?那可是我一去不复还的童年?
  ---- 文章来源于网络,更多美文尽在文字站!
浏览9 评论0
返回
目录
返回
首页
人生轻似梦 芳华淡随风,这个人重不重要 真爱,就永不言弃,春天来临,微信来了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